泸沽湖的情思 - 开江文化 - 开江网
泸沽湖的情思

时间:2016-07-11 17:25:47  来源:达州日报  作者:杨国军
  汽车从成都出发,沿着宽广的成雅高速公路,转荣经县到西昌,经盐源,行车十五小时。一路上,山色倒影,秀丽醉人,不时冒出的原始生态林木,形态万千的巨石耸立云端,远处半溶半化的雪山,在太阳光的映衬下,闪烁着银装素裹。越是逼近泸沽湖,山势越是巍峨。
  临近傍晚七时,终于抵达旅行的终点—梦索魂牵的泸沽湖了。本想早早地选择当地摩梭人开办的旅店,痛快的洗澡,淋浴,仰卧在旅店的沙发,让旅途的疲惫得以缓解,精气能量即刻恢复。但我不能呀,泸沽湖,急匆云飞到离住店三百米的地方观赏湖光,湖面了。
 
  我依偎在湖面的一处石栏上,借着天还未褪尽的晚霞,用贪婪的眼神,恨不能抱完泸沽湖的美,吞进泸沽湖的丽,舔吮尽泸沽湖的秀。啊,高原上的神水,仙人居住的桃源,你是这样的旖旎醉人,是那样的奇丽瑰宝,又是如此的天,水,山浑然一体!感思于大自然的神奇造化,谢谢上苍赐予的无穷宝藏。你看,一望无际的湖面,静祥安宁中不时发出的像海啸般的拍岸击节。水波涟漪的湖面,湖岸,湖边,湖中,不时飞过一串雀鸟,朦朦胧胧的起伏山脉,如是大雁凌空,骏马奔驰,虎豹结队。我屹立于晚霞的阵阵凉风吹拂中,正直五一的泸沽湖早晚,特别是下午六点过后,气温从二十几度骤然下降到几度,凉风中夹杂着丝丝寒意,我微微打了几个颤抖,可凝注那清澈的湖水,无垠的浩瀚烟波,水与天的咫尺相连,我忘却了寒意,心里的暖意,暖流一阵又一阵冲溢全身。
  陶醉在泸沽湖宁祥,静溢,却又涌流出阵阵湖浪冲流,拍打,击浪中,我眺望远想,我凝神注目。跨步登立岸边的小舟上,极为用心的赏心湖面的粼粼波光,夜色降临时忽明忽暗的晶莹迷人。湖面视野不能目睹,长款标准的计量衡难以计算。听当地的一个上了年纪的摩梭老人说,多年前有一群少年,试图探测泸沽湖水域的长度,偷偷的开启机动船(泸沽湖是不准许机动船的)结果三天还没走完。也许是他们迷失了方向,或许是湖面找不到船标,也许是湖面的曲折径弯,岛屿遍立恐惧碰礁而不愿冒险勇闯。不过这就足以证明泸沽湖湖域面积宽远,幽静神秘多离奇,水流的浪声多么雄奇壮美!
 
  漫步进入旅店,草草的洗涮,调好第二天六时响闹的钟铃,那是要去看湖面的日出。随着急促的钟声铃声响,我三步并着一步,几乎是跳跃式的飞驰湖面最佳的观日出的一角。此时大地的第一缕晨曦刚刚抬头,泸沽湖的黎明前一切都是那么的安宁,可游人们川流不息,摄影爱好者早早的架好了镜头,调准了焦距,在等待那灵光的一刻;画家用独有的感悟,铺开心灵的画板,画夹,那似乎把泸沽湖一切美景尽收眼底的真情描绘尽在意念中,倾其一生艺术才华,展现人间仙境,泸沽湖此时的心境如绚丽的花朵,蓄势已久,骤然爆发。我在喧嚣中等待,刹那间,天边的云层一派红霞,仿佛整个天空都被侵染。山脉,峰峦,层林立马呈现褐红色,粉红色,遥不可及的天空徒然间近在眼帘。不许片刻,霞光愈来愈浓烈,释放着巨大能量的太阳正从地平线上羞涩的露出,如幸福的母亲听到分娩儿子的第一次啼呜那样甜蜜。温情而热烈的太阳将万丈光芒回馈大地,照耀着泸沽湖千年的湖水,万年的湖面。古老而又年轻的高原上的圣洁又开始了它又一轮润养生息在这儿的人们,世代繁衍摩梭人的无悔担当。天边的工日映照着泸沽湖的晨辉,柔美的山色换上了新装。湖面轻莹莹的水荡漾着金色的粉黛,苍翠的山脉焕发绿色的生气,树枝,小草,泸沽湖滋养的一切鱼类,珍禽喜悦跳跃,绿色的岛屿簇拥着数不清的热浪,它们在纵情欢心,豪迈歌唱;它们吐露心灵的话儿,向游人,不!更是向泸沽湖这片神奇美丽的地方敞开硕大的怀抱!
 
  泸沽湖是美丽的,它的细腻,它的温婉,它的多姿多彩,怎不叫我留恋往返,何不让我暖意冲胸。在格里岛岸边,这是一个很美的景区点。岸边汉人,摩梭人世代友好,亲密无间,表现出了中华民族血脉文化的大融合。他们用上等的方形圆木一轮一轮,很是讲究工艺建筑成风格各异,但又异曲同工的客栈,旅馆,商铺,茶座,汉字,摩梭文字交织在一起的“泸沽湖欢迎你”又岂止是一种礼仪?不,它是一种文化的交致,相容相入。这儿的人们淳朴,仁厚,居住在这里的摩梭人热情,善良,对游人以极为友善的姿容,让你我置身其中华民族大团结的浓厚气氛中。
 
  里格岛的对面,有很多成一字形,成一字街的新型却又古老的建筑。它们都依山傍而建,紧邻,紧靠湖水而立,有些屋脊基甚至建在湖面上,旅店的住宿房栈修筑在湖岸,推开窗门,立时感染泸沽湖的壮观与浩渺。登上格里岛顶端,一片片四季常绿树,一株株风景树,一朵朵盛开的桃花,三楂花,还有形态万千,造型别致的,玲珑剔透的岛上乌石。人字形的石块,石头,好不让我心惬气爽,怎不叫我怡神怡智。站在岛顶,俯瞰 湖面,蔚蓝色的,澄莹似的,清澈见底的……………尽入眼帘,浸进肺胸,好一派人间仙境,如一幅大自然的纯美写真!
 
  下了里格岛,到了就近一个渡口旁,几位热心的摩梭人看我握着笔写着什么,凭他们的直觉硬说我是文化人,邀请我上他们的猪槽船,还一个劲儿的说“谢谢你宣传我们的泸沽湖”。经不住盛情,我坐上了猪槽船,在湖面上游览,真是别有一番韵致。无论是远望还是静注,深蓝色的湖水,如水晶般的清澈,我坐在猪槽船上,就像漂浮在平静的画面上,一切都是安静的,宛若人间最美的乐园。湖面小舟不停的来往穿梭,兴致浓厚的游人们身穿各式服装,任一叶小舟荡漾起他们心中的神往。望穿秀丽,淡雅,原汁原味的泸沽湖,发出由衷的喜悦,忘情的歌唱。也许他们对泸沽湖摩梭人心中的母亲湖感受得也不是那么亲切,还或许对当地民俗,民风阐译得还很肤浅,但我相信他们,我都是带着最为真挚,极其虔诚的情感哼唱摩梭族人的激越,壮美歌谣的。其中当我听到“晨曦初露,薄雾缭绕。一叶猪槽划破平静的湖面,一声声啊巴哈啦唤醒宁静的村寨。小船悠悠,歌声袅袅,摩梭人撒播着希望,泸沽湖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美得如高山上的清泉,戈壁滩绽开的雪莲时,情不自禁地和着节拍高歌腔唱,立时四面八方小舟的游人合唱的有,独唱的有,变着曲调唱的有,简直就是歌唱的盛会。而摩梭船工更是喜庆得甜蜜如画,陶醉如痴,他们一边展示着舟行的技艺,一边唱着最为喜爱的赶马歌;一声长笛,是赶马人的豪放;一段情歌,是赶马人的思念,翻不完的山,走不完的路。穿越漫长的岁月,遥望家乡的篝火,心儿在翻唱,脚板在唱歌。是啊,摩梭族人热爱生活,懂得生活,更珍惜生活。清莹的湖水滋养了一代又一代的摩梭人,泸沽湖养育了充满智慧的摩梭人。他们渴盼着幸福,播种希望,希翼着五谷丰登,收获心上人儿的柔情似水。
 
  游罢了湖面,起身告辞,好客的摩梭人执意留我吃午饭,我执意要去别处。一位上了八十岁的名叫扎西多勒的老人对我说,你执意走,那随你,不过你一定得去看看我们摩梭人的 “走婚桥”。可能是一种天然的巧合,老人说的正是我要匆匆旅行的妙处。经过七道拐,八个弯,我来到具有浓郁特色摩梭族“走婚桥”。这是一个用木头特铸的桥横,宽约三米,长致300米。信步在走婚桥上,刻意探寻遗存下来的走婚痕迹。找不到向导,一时也借阅不到有关摩梭人走婚的礼式礼仪的介绍,沿着走婚桥路标的零碎文字,细遂揣摩那留存的点滴记忆。不知从哪个时候起,摩梭人成为女儿国,奉行“女不嫁,男不娶“走婚方式”。青年男女一旦相爱,男方只能在皎洁,柔温的月光下,偷偷地到心上人家住宿,第二天清晨又匆匆离别。这种走婚方式在漫长的封建社会,应是首开男女恋爱,婚姻自由,平等的先河。走婚方式是否延续,完全取决于男女双方的自愿,一旦停止,女方门前放上一双男鞋,即为走婚中止。生育的儿女由女方抚育。可以感知在母系为主的氏族,尽管女人执掌大权,而她们所付出的艰辛、耐劳,挑起山脉一般的重量,散射着生命的夺目光华,在历史的大舞台中,印留闪光的足迹。几千年中华民族优秀女性的传统美德,在母系氏族中发挥得最为充分,尤其显著,是得以传承至今天的活水源头。
 
  走在走婚桥上,漫长快跑。我天真的问今天的摩梭族人今天还留存走婚吗?回答是模糊的,不知所云。只是在穿行的游人中听到有几个摩梭族男青年,为了心上的女人,早起晚睡,用智慧的双臂,没日没夜的放牧耕耘,青稞,庄稼种得硕黄,最终以走婚形式而获取了爱情。可还有凄厉哀婉的爱情恋歌,八十年代初,一位叫意西泽仁的小伙子爱上一位颇具才华且芳容群压的女子,小伙子自身也才气横溢,可女方嫌弃他家贫穷,逼迫女子远嫁他乡一位官人。女子誓死不从,出道尼姑,而男子也入庙木棉袈裟。这是多么悲凉哀婉的爱情,又是忠贞男女用行动践行爱的至死不渝。泸沽湖你平静祥和的背后,居然还隐藏着爱情的惨痛,愿今天生活在泸沽湖的摩梭人青年男女寻求到更加美丽幸福的爱情,把古老的走婚仪式演变成和谐,盛世,享受其一生真爱的乐章!
 
  泸沽湖,天然的湖,自然的湖,纯净无比的湖,一尘不染的湖。我要离开你了,捧一口你清澈丰润的水珠,亲吻着托起你坚实双臂的山峰,搂紧你妩媚多姿的细嫩容装。惦挂心里,浸进骨络,和我的血脉细胞片刻不分离。泸沽湖的情思伴我千里,万里,总是热泪,总是相依,总是相恋,梦索魂牵!

相关信息:


主办:中共开江县委  开江县人民政府   承办:开江县委宣传部 开江县互联网信息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英凯迪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818-8239177 投稿E_MAIR:sckjwxb@163.com 传真:0818-8222254 新闻QQ:372815112
申明: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15 开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5-140013      备案号:蜀ICP备16027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