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小河 - 开江文化 - 开江网
故乡的小河

时间:2018-03-23 11:33:14  来源:达州日报  作者:杨丽君
  我已远离故土十余载。午夜梦回,常想起故乡的小河。
 
  故乡的小河,寂寥无名。这条由山泉和雨水汇聚而成的蜿蜒小溪,最宽处不过五六米。它沿着村口逶迤而行,潺潺溪水,清可见底。
 
  儿时,小河是我们玩耍的乐园。
 
  夏日的午后,邀约几个伙伴,到小河里捉螃蟹,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螃蟹喜爱藏在石头缝里,我们常寻找一些水流较浅,卵石较多的河段,绾好裤管,赤着脚,争先恐后地蹚进小溪里,抢占有利地形。由于个儿小,体力弱,我只好选择那些小石头。精明的螃蟹,总爱藏在那些不易搬动的大石头缝里,我连续搬动几块小石头,连螃蟹的影子都不见。正在我灰心丧气之际,堂哥大声唤我过去。我蹚着水,几步跨过去,堂哥兴致勃勃地指着一块大青石说,那里面藏着不止一只螃蟹。我听后激动不已,弓身便和堂哥将大青石缓缓移开。果然,受了惊吓的两大一小三只螃蟹,正瑟缩在一处,其中一只大的,还示威似的扬起两只大螯直晃动。堂哥不愧是孩子王,他瞅准时机,左右开弓,避开大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拇指和食指按住蟹壳,将两只螃蟹迅速提出水面。螃蟹虽凶神恶煞地晃动着大螯,但于事无补。就在我欣赏着堂哥的大螃蟹之际,小螃蟹趁机钻进了附近的大石头缝里,我只好望石兴叹。
 
  此时,同村的黑娃,也抓到一只大螃蟹。他双手捏着螃蟹的大螯,洋洋自得地向我们走来。他晃动着手里的螃蟹,不无炫耀地说:“你们要跟黑哥我学着点,这才叫技术……”堂哥瞅了瞅黑娃,趁他不注意,突然将右手中的螃蟹,往他身上一扔,黑娃立刻吓得哇哇乱叫,他扔掉手中的螃蟹,双手胡乱地在身上掏摸,惹得我们哈哈大笑。
 
  小河里除了螃蟹多,鱼儿也不少,什么鲫鱼、白鲦、麻杆鱼等。平日里,它们躲进水草里,天气晴朗时,便成群结队地钻出来,在水里游逛。堂哥见了那些鱼儿,手心里发痒。他将平日节省下的零花钱,买回鱼线、鱼钩和浮漂,砍下一根长约四米韧性较强的细水竹,做成一根钓竿,然后兴致勃勃地扛了钓竿,带了我们往河边走。
 
  堂哥选了一个水草肥美处,将鱼钩挂上蚯蚓,轻轻一扔,鱼钩画出一道弧线,落入水中。河里那些白鲦、麻杆鱼,许是闻到了蚯蚓的泥腥味,迅速游过来咬钩,害得堂哥不停地更换鱼饵。眼见挖到的蚯蚓已用去大半,却一条鲫鱼也没钓着,堂哥开始变得烦乱。我自告奋勇地接过堂哥手中的钓竿,将蚯蚓一挂,钓钩一抛,然后眼睁睁地盯着水面。不一会儿,奇迹出现了,只见浮漂轻轻一颤,随即被鱼儿向水下缓缓拖拽。我凝神注视着浮漂的走势,趁它向下猛地一沉时,迅速提起鱼竿,一条巴掌宽的大鲫鱼,露出了水面。堂哥见了,哇啦哇啦直叫唤,“快往岸边拉!”“快往岸边拉!”……然而,就在鱼儿上岸那一刻,大鲫鱼滑钩了,掉落在河边茂密的水草上。说时迟,那时快,反应敏捷的堂哥,即刻跳进河里,双手护住那团水草,用力抓拉。大鲫鱼被水草缠住,来不及逃窜,又被堂哥捉住。望着堂哥手里活蹦乱跳的大鲫鱼,我心里乐开了花。
 
  只是,为了抓鱼,堂哥浑身湿透,衣服上泥浆点点。他害怕回家被责骂,干脆跑到上游,将衣服一脱,在石板上搓洗起来,尔后将衣服晾在树枝上暴晒,自己则钻进水里泡澡。
 
  堂哥悠闲地泡着澡,我继续垂钓。不久,黑娃牵着水牛,走了过来。他一看见我,鼻子一擤,转身就朝上游走。或许,上次堂哥的恶作剧,还让他耿耿于怀。
 
  我盯着水面,却再不见鱼儿上钩。隐约间,我听到堂哥在惊叫:“天啊,我的衣服呢?”我丢下钓竿,立刻跌跌撞撞向上游跑去,大声呼喊:“哥,你在哪里?……”待我气喘吁吁地赶到河流拐弯处,才看到洋槐树下,露在水面的一颗脑袋:“小妹,我在这里,你快回家帮我拿一套衣裤来。黑娃那个家伙,把我晾在洋槐树上的衣裤都拿走啦。”我听完后,哭笑不得。我安慰了他几句,转身往家赶,远远地,我看见堂哥丢失的衣物,正在门前的葡萄架上,荡着秋千。
 
  “扔螃蟹”与“丢衣物”事件,让堂哥和黑娃打成了平手,他们又和好如初。我们又开始在一起,到小河摸鱼捉虾,尽情嬉戏玩耍。
 
  如今,随着城镇化加快,农村人口在急剧减少,故乡的小河,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热闹与喧嚣,但它依然对我们不离不弃,滋润着故土,守护着家园,为留守的老人和儿童,吟唱着生命的赞歌。

主办:中共开江县委  开江县人民政府   承办:开江县委宣传部 开江县互联网信息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英凯迪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818-8239177 投稿E_MAIR:sckjwxb@163.com 传真:0818-8222254 新闻QQ:372815112
申明: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15 开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5-140013      备案号:蜀ICP备16027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