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坝老街 - 开江文化 - 开江网
沙坝老街

时间:2019-04-22 10:44:58  来源:开江网  作者:林佐成
  犹如一截被人遗弃的鸡肠,老街歪歪斜斜地卧在一条狭长的沟谷里。数百间盖着青瓦的木板屋织成的街巷,悠长悠长;青石铺就的街面,宛若一块块切割不均的豆腐,在春日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灰白的光。傍街而过的小溪,舒舒缓缓地流淌着。小溪上,一座古老破旧的石拱桥,默然地横卧着,给人一种天荒地老的感觉……
 
  这一切,让人恍然觉得,这老街就是一个遗世独立的世界;就是一方与世隔绝的天地;就是一位远离尘嚣的隐者。
 
  走进老街,你一定会惊讶,在开江,居然还有保存得如此完整的板壁屋。这些透着褐黄甚至灰黑的木板壁,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地矗立在街道两旁。它们挨挨挤挤地排列着,从街的这头,一直延伸到街的那头,远远望去,街道两旁就像立起了两排高高的木栅栏。其间,也有一段两段,被改造成灰色或者红色的砖墙,它们隐藏在木板壁间,就像栅栏上圈出的一星半点围栏。偌长一条街,似乎只晃动着木板壁的影子。
  岁月悠悠,这些木板壁早已失去往日的风采,它们灰暗、褐黄、歪斜。板壁上,有的残存着斑斑点点的纸屑与墨迹;有的零星地挂着三两根尘垢满面的电线。一些靠近墙脚的板壁,因为潮湿,加上雨水的浸蚀,已经变成灰黑,甚至洇出一团团霉似的暗黑。更多的板壁,因为风的吹刮,日的暴晒,烟的熏烤,被浸染得灰里带黄,黄里带灰,根本看不出木板的本色,倒像是一块块修长硕大不曾洗净的老腊肉,带给人一种别样的沧桑与邈远。
 
  木板壁密密地缝合着,几乎很少有木门洞开。它们似乎要在紧紧的依傍中,凝成一个整体,遮挡住屋子里的秘密。偶尔,也会有一扇两扇木门半开着,黑咕隆咚的,透出一种幽深,露出一种狰狞,让你梦想着走进,而又无来由的望而却步;或者,在微微敞开的木门里,露出一张两张干瘦的核桃皮似的老女人脸,她们干瘪着腮帮,睁着一对空洞的眼眸,漠然地打量着你,让人恍然觉得走进了另一个世界。木板壁上光光的,难见一把铁锁,即使有,也总是歪歪扭扭地斜挂着。那远行的主人,只怕早忘记了这绣迹斑斑的铁锁。
 
  穿行于开江各场镇,你会发现,青石板铺就的老街愈来愈寥寥,灵岩老街的青石板在挣扎中,还残存着一小段,永兴老街的青石板在与水泥的融合中,时断时继,已经变得模模糊糊,唯有沙坝老街的青石板,堂而皇之地趴在街面上,虽然古旧却无拘无束。这些或长或短,或横卧或竖躺的石板,一块紧连一块,块块相连中,形成一长绺淡淡的灰白。这些石板,在风雨的侵蚀下,霜雪的敲打中,行人的踩踏里,早已失去先前粗砺的轮廓,它们就像那些身经百战的将士,遍体布满伤痕。那些凹陷的,形成一些不规则的深深浅浅的小坑;那些断裂的,兀自露出黑糊糊的茬口;那些破碎的,不得不与泥沙紧密融合,形成泥糊糊的一团。更多的,依旧溜光圆滑地平平展展铺在街面上,向你无言地展示着它们的坚韧与顽强。
  望着这些古旧的石板,你会想起时光的流逝,岁月的悠远,想起这石板上走过的前世与今生。
 
  这石板,女将樊梨花可曾骑着骏马,得得得地策马而过?诗人绿蕾可曾吟咏着古诗,在青石板上徜徉?
 
  据县志载,初唐时节,新宁县城即设于与沙坝老街相连的古石桥对面。当初,为了彻底击溃盘桓于开州(今开县)的反唐叛军冉绍则,唐军大将李靖曾亲自率领樊梨花等,在今普安玉皇观李靖垭与叛军恶战,而后,樊梨花留了下来。为了对付那些败北的叛军,谙熟军事的樊梨花,经常组织人马,从县城出发,到猪脑山、跑马坪、双牛山,操练兵马。闲暇之余,她会不会悠闲地骑着骏马,在老街的石板路上溜达?开心之际,她会不会扬鞭策马、纵横驰骋,在咴咴的马嘶声中穿街而过?只是,岁月的风雨,早已将那些惊呼与赞美,那些掌声与欢笑,荡涤得干干净净。
 
  一千多年后,诗人绿蕾走进了沙坝老街。这个聪颖而又多愁善感的孩子,穿行在破损而又古旧的石板上,一颗年轻的心,被搓揉得折折叠叠。他斜倚在老街旁那座古老石桥的石栏旁,聆听着桥下潺潺的流水,凭吊着古县城遗址,目睹着沧桑古旧的老街,应该会诗潮澎湃吧?不然,他何以走出沙坝,投身抗战洪流,用诗歌唤醒民众?而今,遗迹尚存,石板依旧,诗人却早已化为一抔尘土。
  置身沙坝老街,一种别样的静寂,会立刻将你裹袭。走在这条幽僻的老街上,你看不到茶楼,见不到商铺、超市,甚至你很难看见一个人影。至于车辆的轰鸣,人声的喧嚣,鸡飞狗跳的热烈,更是与老街无缘。这老街仿佛就是一个缄口不语的老人,这老街仿佛就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弃妇。有的只是静静矗立的木板壁和卧着的青石板;有的只是春日阳光透过屋瓦照射在板壁上的静静阴影;有的只是静静立在木屋里被人弃置的铁器铺。有时,街上洞开的木门里,也会探出一个两个脑袋,默然无语地打量着你,一脸慈祥与和蔼;或者两三位老人,一前一后悄无声息地游走在石板路上,脚底下发出的沙沙声,丝丝缕缕钻进你的耳膜,他们是怕惊扰老街的宁静吧!至于偶尔出现的一只两只家猫,它们几乎来不及“喵”一声,已迅速从一个门洞钻进了另一个门洞,留下的依旧是无边无际的静寂。
 
  因为静寂,你会惊异于时间的凝固,你会觉得那些木板壁,那些青石板,甚至连那些迟暮的老人,都已存在了亿万斯年;因为静寂,你会惊异于数十百年间,老街亘古不变的从容,惊异于老街甘于淡泊安于寂寞的坦然;因为静寂,你会觉得老街将会离我们愈来愈远,直至超然而去。
 
  想起了戴望舒,想起了《雨巷》,想起了颓圮的篱墙。也许老街远没有雨巷的韵味,然而我们依旧心有所盼。在落日的余晖里,在静寂的老街上,我们终于没能等来丁香一样的姑娘,倒是有一位老人,摇摇晃晃地牵着一头老气横秋的山羊,走在青石板上,发出咔嗒、咔嗒的声响。
 
  刊于《达州晚报》2019年3月28日

相关信息:


主办:中共开江县委  开江县人民政府   承办:开江县委宣传部 开江县互联网信息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英凯迪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818-8239177 投稿E_MAIR:sckjwxb@163.com 传真:0818-8222254 新闻QQ:372815112
申明: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15 开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5-140013      备案号:蜀ICP备160273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