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诗歌的延长线上扩展生命的意义!映铮诗集《时间的隐喻》研讨会在成都举行 - 开江文化 - 开江网
在诗歌的延长线上扩展生命的意义!映铮诗集《时间的隐喻》研讨会在成都举行

时间:2022-07-02 16:53:16  来源:第一读者  作者:何建   点击:</span><span id="hits"></span>
  “映铮的新作《时间的隐喻》,是对流淌在身心里的时间的书写与探寻。她的诗题诗既是对时间之水的带来的丰盛与缤纷的记录,也充满了对时间之波剥蚀生命中不洁之物的‘立此存照’,整个诗情布满浓稠的生命情意与脉动。在这个意义上说,朱映铮的诗格是敞亮的,是生机跌宕的花园;她的意识趋于经典,他的二元对立式的思维,在诗歌里随处可见;她的文体处于古典诗情与当代口语的某种绞缠、背离、合谋的过程中,但由此带来了缤纷的诗歌景观。”6月30日,在四川人民出版社举行的“在诗歌的延长线上扩展生命的意义——映铮《时间的隐喻》作品研讨会”上,著名散文家、四川省作协副主席蒋蓝如此动情地感叹道。
 
  《时间的隐喻》是一部现代自由体诗集,是四川达州开江作家映铮自2015年后历时6年的诗作合集,近200首诗以“时间之魅”,“时间之语”与“时间之痕”三个部分层次呈现,共计10余万字。作品甫一面市,即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和好评。故,在当天的研讨会上,权威评论家、著名作家以及文艺工作者纷纷莅临现场,除了前述的蒋蓝,还有著名诗人、诗歌评论家、河南大学教授耿占春,著名诗人、四川省文联副主席、四川省作协副主席龚学敏,著名文化学者、四川省作协副主席伍立杨,四川省作协创研室负责人黎正明,著名诗人、小说家、成都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凸凹,成都市武侯区作协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叉,《现代艺术》主编蒲秀政,诗词作家杨国庆,以及政协开江县委员会副主席蒋朝均,开江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陈俐静,开江文联副主席、开江文艺创作办公室主任映铮,四川人民社社长黄立新等齐聚一堂,各抒己见,畅谈文学。嘉宾们对映铮的《时间的隐喻》诗歌集给予了高度的赞赏,并对映铮多年来持之以恒坚持文学创作的精神表示了肯定。
  作为本次研讨会主办方之一的四川省作协创研室,与四川省作协一道,多年来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加强文艺评论工作、倡导文艺评论说真话、讲道理等要求,从抓好文学评论队伍和阵地建设入手,发挥文学评论的引导作用。在黎正明看来,举行文学作品研讨会就是文学评论工作的重要形式。他表示,我们对映铮的认识都是通过她的散文作品,想不到她不声不响地写出了这部诗集。《时间的隐喻》内容广泛,思想灵动深邃,有成长的动物迁徙的沧桑和柔情的坚持,表达了作者对自然人文的心语与爱之深。“无论是对生与死的审视,对爱情的憧憬或追忆,还是对有限与无限的哲学思考,都是对时间力度的一种体味与感知。时间敦促成长与变化,万事万物就存在于时间之流中。诗集所呈现的正是对时间以及衍生主题的书写与探索。映铮算是一个创作多面手,这源于她的工作岗位。作为开江文艺创作办公室主任,为了配合地方诸多文化活动,她创作了形式多样的作品,包括歌曲、戏剧、曲艺、报告文学等。她说家乡养育了她,她要为多为家乡捉笔,捕捉时代呼吸和地方发展,刻画家乡人民的心灵图景。”黎正明感慨地说,“映铮是个特征明显的作家。其他人都是从小地方往大城市迁徙,她却于2002年从深圳回到开江,并坚守文学理想和精神家园,与文字相互依偎,相互温暖。从人生历程和20年的创作历程来看,她是勤奋的,也是执着的。”
 
  1957年出生的耿占春,是鲁迅文学奖评委、河南大学教授、北大新诗研究所研究员。近段时间,他就住在位于古都开封的河南大学,为硕士生、博士生授课。在华语诗坛,他是诗人,也是诗歌理论学者,长以文学批评述诸笔端,著有《隐喻》《观察者的幻象》等代表作品。他认为,从映铮的这部诗集可以看出里面的时间脉络,以及内心情感生活过程的展现。从比较抒情的段落到充满沉思的表达,是一种相当丰富的写作。耿占春还对诗集中最后一首《风化的碑文》进行了独到的解析,并将其中的最后一句“它在唐朝叫多宝寺”的顺序做了调整——“这是一首灰色的诗/在一个孤独的地方坚持/在一个需要尊严的时代沉默/野菊花越开越轻盈/大象失去鼻翼,普贤回归峨嵋/雨水、星空和禅意完成了归隐/雷霆催月亮赶路/稗草千年也没开悟/幸好有一座山为根基/幸好偶尔还有一些人来读那风化的碑文/等待阳光撰写完整的续集//这里没有秘密/也不见岁月纵横的悲喜”。这样的一个调整,得到了在场所有嘉宾的认同和赞誉。耿占春进一步解释道:“如今人们对现代诗有一些误解,甚至认为随便怎么写都行。其实它有更内在的形式,有一种很特殊的形式感,它的完成跟歌曲一样有回旋。对《风化的碑文》中最后一句的调整,就是让读者感觉到这首诗是真的结束了,这就是回旋。”在耿占春看来,今天的生活给人带来很多不安、焦虑和无力感,而诗歌就像现代生活的解毒剂,能够和你的内心产生很多共鸣。诗人就像精神抚慰师,诗的语言其实就是对生活的一种转化。而这种转化不仅仅是对自己的拯救,还是对一个民族精神生活的丰富。这也是映铮写作的意义所在。
 
  伍立杨从“时间”切入,对《时间的隐喻》分享了自己的阅读感受。他说,时间和空间在映铮的诗句中表现得特别强烈,也就是把一种意象空间灌注到一种时空感觉里,即中国传统的古典文艺评论来说就是“言在此而意在彼、言有尽而意无穷”。其诗句在表达的时候,形成一种语言表达的矛盾,而在解决这个矛盾的技术方案中,就可以看出诗意的高度。人类生活充满了隐喻活动,最具创造性的隐喻无疑来自诗歌这一特殊文体。这部诗集的隐喻建立在相似性、类比性基础之上,与其孪生关系的转喻则建立在相邻性、接近性基础之上,两者遵循“对等原则”,在互换、互渗、互化中共同参与了一切诗语活动。换言之,映铮在语言背后就是生命与体验,有限与无限,在表述过程中完成了二元对立的有机统一。我们也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映铮打破语言和感知的麻木不仁,而发展为一种语言叙述的深呼吸。
  龚学敏还有另一个身份是《星星》诗刊主编,他对诗歌的理解也更加深入透彻。他表示,这部诗集最好的体验就是今天研讨会的主题——在诗歌的延长线上扩展生命的意义。映铮的诗歌,实际上和我们经常通过读到的诗歌还不一样。“这不一样具体在什么地方呢?映铮就是紧紧地围绕着自己的内心和自己的情感,在解读生活的一点一滴。如今在写作上,对情感、对抒情,有些人觉得好像有点老套,或者是有点无从着手、无处发力。今天有一个朋友在聊天时对我讲,他最近老是感到有点茫然,比如生活是什么,生活的目的是什么等等。我就安慰他说,以你的年龄,你该吃吃了,该喝喝了,也成家立业了,到了这个时候你有这种茫然,我反而觉得你还进步了。那么,生活究竟该怎么走下去,一个人的生活究竟该呈现出一种怎样的心态,才表示我们对得起生命。所以我对今天研讨会的这个主题感受很深。”在龚学敏看来,映铮以前写过小说、戏剧、曲艺、报告文学等,诗歌则是后来还涉及,这在当今作家队伍里是很罕见的。映铮觉得诗歌这种文学形式是真正能够表达自己内心的真实体验和对生命真实的理解。最重要的还在于她把生活写成了一首首诗,这是最高境界的体现。
 
  蒋蓝坦言,人们总是依靠回忆来写作的,那些不确定的过去,是意欲改写并正在重新挥写的篇章。他认为,太阳的金黄之骨,青草蔓延的春意,忽然之疼让诗人关闭了所有的窗户。《时间的隐喻》里,没有卡尔维诺笔下“树上的男爵”那样的形象,似乎更多的是那些出没花园的女人,重温冥念里不断生长的誓言,并用眼泪感谢那些在断口上继续长出叶脉的花草。所以,她不会感谢那些不再回头的人,但会感激重放的花朵。如今,只被冰霜教诲,不敢相信的迷途依然在每个日子。与希望对立,真实是更加希望。我们已被切断旅程,用最后的种子之心去幻想一个伟大的晨曦。天空也存有一丝憎恨,在人们举目时,对应着的是无助的眼神。长夜无语,大地的荣耀击伤着具有缺失的自我。在颤抖中回望……追随时间的无情,掏出自己的全副善意。破碎之爱也会诞生一个圆满之夜,用久久不肯承认的词语的隐喻之力。“透过《时间的隐喻》,我们看到了隐喻背后的时间廓形,闻到了时间赋予的香气。这与她的价值观密切相关。其实,时间告诉我的,往往不一定是朱映铮心目中那般美好,那般清晰,那般容易铭记。因为在她笔下,时间与人的关系不是紧张而对峙的,虽然她也会慨叹时间的一去不回,但花朵的重现,取代了往事的重现,造成了她对物的无比亲近,使她讴歌自然且自足的生命样态。”
  凸凹则用“花”来解构《时间的隐喻》。他说:“我读《时间的隐喻》,读到的是月亮的告白书与夜晚的藏身术。写告白书、施藏身术,一定需要相关的材料与道法,而不同的诗人则有不同的材料与道法。映铮写这本诗集的材料装在三个花园里:情感的花园,光阴的花园,和以植物为主的万物的花园。情感的花园装有一位中产阶级女性的爱恨情仇喜怒哀乐;光阴的花园装有节令、季节、时间、日子等语汇;万物的花园装有天地山川万事万物,仅植物就有菡萏、火棘、艾草、羊肚菌、金钱草、菖蒲、海棠等上百种之多。你如果问,盛物之器如此之多,我为什么一口咬定作者使用的是花园?我如果告诉你,诗集中仅花园、花房、鲜花、花儿等明面上带花的词,多达226处,高密度覆盖全书,你可能就该心领神会了吧。事实上,关于光阴的花园和隐身术之说,作者已用书名的形式告白天下了。”
 
  同为开江人,蒋朝均对映铮的创作有着更深的感受和理解。他说,《时间的隐喻》这本精美的诗歌集,是作者映铮多年的情绪结晶,也是四川人民出版社各位编辑老师的智慧体现。无论从封面还是装帧设计,都给人以清新典雅之感。“我在读过集子里的作品后,常常被带入一种久违和熟悉又恍惚的情绪里。成长的感悟、前行的沧桑、热情的向往和冷漠的旁观,都体现在这些长长短短的句子里。有举重若轻的思辨,也有深刻的辨别;有禅者的敬畏,也有心声的不屈;有严肃的思考,也有虔诚的膜拜。这就是文字的魅力,也是作者个人的人格魅力。作为文学创作者,他如飞鸟游龙,让思绪的美感感染着身边的人。为了不负作品,作者沉入生活,在梨树草房下倾听,所以她的作品里既有还俗的和合,也有高雅的韵致。作为文艺工作者,她本职工作做得井井有条,取得了很多的奖励。她还是个小太阳,吸引着同质同类的文学文艺爱好者,带出一支让人艳羡的女子作家群,把开江的文艺创作事业搞得有声有色。”
  《时间的隐喻》这部诗集内容广泛,思想灵动深邃。有成长的顿悟,前行的沧桑;有亲情的柔光,爱情的守望;有对未来热情的向往,对当下冷眼的旁观;有对理想激情澎湃的执着,也有对生命云淡风轻的释然。诗集既有禅者对时光的敬畏,也有行僧不屈的求索。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生活的严肃思考和对生命的虔诚膜拜,更是阅尽千山后的通透。文字清新而跳跃,朗朗上口。思辨举重若轻而又深刻鞭辟,掩卷长思,余韵袅袅。

相关信息:

走进开江


主办:中共开江县委  开江县人民政府   承办:开江县委宣传部 开江县互联网信息管理中心 技术支持:英凯迪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818-8239177 投稿E_MAIR:sckjwxb@163.com 传真:0818-8222254 新闻QQ:372815112
申明: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2015 开江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5-140013      备案号:蜀ICP备16027395号     

川公网安备 51172302000028号